我试图劝导他

2018-06-12 03:58

当大陆地区660多个城市和1600多个县城都限购后,中国楼市又将如何?答案就要回到文章开头:我终于对了一回。

既然这种结果能够意料,就不排除政府依然会祭出相同“杀手锏”来抑制。甚至臆想,如果因为部分地区限购后导致一些未被限购区域房价水涨船高,就应该将限购政策推至全国各个地方。哪怕是县城,亦不能被排除在外。

如此一来,倒是合乎理想。可以断言,因为限购令的出台,小弟在县城购买的物业肯定不可能在仅仅3个月时间内就能涨6万元。那么,大哥也是受益者。他最近就因为县城房价上涨太快而放弃购房计划。由此也可以推理,如果东莞限购,连续9个月突破8000元/平方米的全市均价很难持续上演;东莞开发商纷纷布阵招徕深圳客的一幕亦将消失,也不可能看到现在一些城区楼盘开盘价格动辄近万元/平方米的情景。

前两天小弟兴冲冲地打电话跟我说,他在县城购买的一套物业总价已升了6万元。听完后,我满怀愧疚。四个月前,我试图劝导他,千万不要着急出手。因为我始终坚信,县城房价一定会应声而倒的。如今看来,我还是错了。

这真的不能怪我。四个月前,正值全国一线城市轰轰烈烈地出台限购令之际,而这种行政式的限购令政策出台后,对当地楼市成交量、房价起到立竿见影的挫伤效应。我当时就想,因为有了一线城市出台限购令的前提,势必会对周边城市楼市产生极大的助推作用。果如其料,譬如深圳版限购令出台后,东莞楼市就因为深圳客的流入,上演了量价均上升的局面。黄江某项目,深圳限购令出台前,价格仅为7000元/平方米左右,而最近,他们已卖到8000元/平方米。

可以畅想,这就是一个完全去投资化的地产市场。日韩在工业化加速时期,曾实行过类似一户一宅的制度,房产投资收益的75%以上被政府拿走。看来,住房的去投资化效果,远胜限购令。而西方成熟经济体,很少能看到像我们房地产市场过去7年那样的投资狂潮。无疑,政府大不可能截留投资者投资收益,而限购本身,即使是行政式行为,亦可视作“良策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