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一长

2019-10-24 22:19

一个人是否能真正享受悠闲,关键看内心是否宁静。如果有一颗宁静淡泊的心,住在哪儿都可以享受悠闲的时光;如果内心充满了世俗的焦躁,无论是在大海边,还是在森林中,都无济于事。感受景色之秀丽,主要取决于人的心态境界。偶能得闲,倘若没有自由悠闲的心境,即便身处秀美之地,也无法享受悠闲之乐。悠闲,是包含着一个人对生活的感悟和对自我情绪的把握。悠闲的生活,是心灵自由的生活,是一种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的风清云淡的生活。

过去老街上有一铁匠,随手拿着一把紫沙壶喝茶。一天,一个文物商人看到老铁匠身旁的那把紫沙壶,他走过去端详那把壶,惊喜不已,此壶是古董,现在世上仅存3件,其中一件是他1993年在伦敦拍卖市场上以16万美元的拍价买下的。商人便想以10万元的价格买下它。老铁匠一惊,没有同意。但商人走后,老铁匠有生以来第一次失眠了。这把壶他用了近60年,现在竟有人要以10万元的价钱买下它,他还真转不过神来。过去用此壶喝水,都不在意,现在却成了个宝,他再也不敢用它喝水了,怕失手打破了。更让他不能容忍的是,当人们知道他有一把价值10万元的茶壶后,每天到家里来看稀罕的门庭若市,有人开始向他借钱。当那位商人带着20万现金,第二次登门的时候,老铁匠当众拿起那把紫沙壶摔在地上,铁匠后来继续靠卖铁锅、斧头为生,过着平常的日子,但他却活了107岁的高寿。

年后,一位朋友特来欣赏我的花瓶,得知这一情况后,给我讲了一个故事。

朋友讲完这个故事,我似乎领悟到了什么。脸上释放出以前难得一见的笑容。对于家庭来说,什么是最珍贵的,是花瓶还是亲情,想到这,我感到自己过去被花瓶异化了,与其这样,我们还不如打碎最心爱的东西。从那以后,久违了的温馨气氛重新又回到了我们的家里。

春节时,父母从家乡来到我这里过年,母亲在家里闲不住,便给我打扫起卫生来,不慎把花瓶打碎了。我下班回后来得知这一情况,当场呆住了,好一会儿才晃过神来。大过年的,我也不好意思对父母发火。

美国有位儿科医生,退休后在91岁高龄时又开了诊所,每天仍然忙碌着,她还经常夜里出诊,即使是凌晨2点钟,只要有人求诊,她也会毫不犹豫地带上医疗诊断器具应诊。她现已100多岁,仍然在自己的岗位上忙碌着。她为什么要放弃安逸、幸福的生活,而要选择忙碌?或许我们可以从老人的话中找到最佳的答案。她说:很多上了年纪的人喜欢旅游,但我喜欢工作。只要有工作,我就感到其乐无穷。生活有规律,保持心情愉快,做自己喜欢做的事,这就是我的长寿之道。

美国心理学博士雷米曾做过专门研究,发现世界上最忙碌最紧张的名人们,通常要比普通人寿命高出29%;失业率每增加1%,死亡率增加2%。他还发现,外出工作的妇女,要比家庭妇女发病率低,不工作的人比有工作的人健康状况差。

时间一长,家里人说起话来都像客气而冷漠的陌生人。每个人都感觉有一股气憋在心里难受,无缘无故多了一些担心,脾气都变得暴躁起来,经常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吵闹。

到江西景德镇出差时,买了一个精美的水晶花瓶。晶莹剔透,在灯光映照下闪耀着迷人的光芒,非常漂亮,它成了我的最爱。我把它放到博古架最显眼的位置。为了保持水晶花瓶的美丽,我隔三岔五地用板凳搭起梯子爬到博古架上面去擦拭,不让花瓶玷污半点灰尘。我担心小孩玩耍时撞到博古架碰翻它,还担心老婆在打扫卫生时失手打碎它,因此,没少呵斥孩子和老婆。老婆和孩子在呵斥中变得缩手缩脚,孩子不敢在家里玩闹和嬉戏,老婆打扫卫生时不敢搞到半点声响。

悠闲,通常人的理解是,人拥有一定的时间,一定的经济基础,不再操心衣食住行,然后才能安宁舒适、优优哉哉。

悠闲是什么?它是一种轻松、一种愉悦、一种幸福和一种满足感的综合体。但是据法国科学家的统计:在人的一生中,真正能体验到所谓悠闲的,不会超过人生的万分之一时间。一般人悠闲时间就更少了。许多人甚至一生都没有真正体验过悠闲的滋味。

工作有益于健康,这并不是空穴来风,而是有科学依据的。现代医学认为,每个人都有一条生命曲线:上升期(生长发育期)---稳定期(成熟发达期)---下降期(衰老期)。如果一个人能始终坚持勤奋工作,而不过分疲劳,就能促进生长发育,保持较长的生长发达期,延缓衰老。相反,如果一个人什么事也不干,懒懒散散,身体各个器官得不到活动和锻炼,就会导致血脉不畅,肌肉会逐渐萎缩,甚至机体各个器官的生理功能会紊乱。

为了身心的健康,让我们学会勤奋的工作吧!当然,除了工作,我们还要学会休闲。

而实际上,人们通常在时间上总会有悠闲的时候,但却很难产生悠闲的感觉。很多人有大块的闲暇时间,但内心往往被各种现实生活中的焦虑与明天的怎么办所填满。享受生活只有在真正悠闲的状态下才能完成。在你争我夺、你死我活的仕途道路上,没有一个真正快乐的人,都是得意者和失意者;在潮起潮落的商海里,也没有多少真正幸福的人,见到的都是赚了钱的富人和赔了钱的穷人。富翁和权贵们不会拥有真正的悠闲,他们最多只能拥有悠闲的形式;悠闲并不是有了时间,就会拥有的必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