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他们同城里人一样享受作为城市主人的待遇

2018-09-10 05:04

现在,“农民工”概念即将在深圳消失,无疑是一个好现象。第一代“农民工”任劳任怨、付出辛勤汗水,为城市的迅速发展做出了应有的贡献,但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先前都被城里人视为栖身和借宿城市的“候鸟”,并没有真正得到作为城市“主人”应有的尊重。如今,“农民工”的子女已成年成人了,他们不应该同父辈一样被叫做“农民工”而再度承担身份带来的无形的压力。

当“农民工”第二代选择留在城市时,我们应当表示欢迎,并主动把之前戴在他们父辈以及他们头上的“农民工”的帽子摘下来,让他们同城里人一样享受作为城市主人的待遇,让他们以主人翁身份放开手脚更好地为城市建设、社会发展做出更多更大贡献。但愿“农民工”概念早日在深圳消失,但愿“农民工”这个称呼早日在所有城市消失。

但事实上,“农民工”这种叫法显得有些不伦不类。不管来自哪里,不管从事什么工作,每个劳动者都有自己的尊严,不应受到偏见和歧视,而这也是相关的劳动者法律法规中明确规定。“名不正则言不顺”,“农民工”的称呼总让人感觉是一道藩篱,无形之中想把人隔离、划开界限。

每个城市都有这样一个特殊而尴尬的群体,他们来自农村都怀着致富和改善生存状况的梦想,进城后辛勤劳作为城市建设贡献力量;他们不会奢求过高的报酬,只希望有一份稳定、安心的工作,但城里人给他们取了一个不太雅观的名字——“农民工”。工厂里打工的叫“农民工”,工地上施工叫“农民工”,做点小本生意也叫“农民工”。这样的称呼像条小尾巴,如影随形,久而久之,人们都接受了,就像管小贩叫“走鬼”那么理所当然。

在深圳市就业工作会议上,代市长王荣在会上说“农民工”的概念已发生变化,深圳“农民工”这个概念将会消失。“农民工”的第二代现已成年,他们在就业时会选择留在深圳。(7月6日《广州日报》)